或跃在渊

昨天黄健柏又来谈事情,说起他到年终时间快到了,我应该怎么办呢?

最近的确很累,劳心劳力,吃力不讨好,尤其是公司的事情,南海支行是开起来了,这是一个节点,又是年关,之前我跟老板说一年不走的时间也快到了,要改变,也是时候了。

我觉得我的人生就是这样三四年一节,也是分春夏秋冬,大学毕业出来,我的工作也迈入第四年了,这个时间的周期也一直在催促着我,我是时候再破立一番了,如果从这个节点开始,过完下一个四年节点,我就迈入而立之年了,刻不容缓啊。

黄健柏已经迈出了第一步,他先跑出来了,其实他也会有很多考虑的,临走的时候他说最大的资本是他要回到那个行业随时都可以回头。我想了一下,其实他做这个决定,要干这个事业,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容易。作为合作者,我如果还是这种效率,实在是不够道义。

所以,我这一段时间,都在盘算明年,如何破局。今年年头已经搞了一遭,最后还是不了了之,局面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,我已经看透,管理层只是需要稳定,救火,这种为这个佛山分行文化所标榜的“简单粗暴,直接有效”的粗糙低劣的管理下,我是不可能有多大的发展空间的,这种幻想应该自己捅破。


事实上,我可以有好几种方式去谈:

一、加薪减活,人留下,给我时间和空间:

这种是我先前比较倾向的方式,但是不一定能如愿。第一,不一定谈成,从领导的心理上说,这样的账面赔本生意,谁愿意干?第二,即便这样谈成,这里的管理是没有心并且麻木的,必然最后沦为挂名工程,这我深有体会,到时谈完领导还是会继续原样使唤,我处理不好,情况味道又会进一步变坏,这样变成藕断丝连,反倒落入“追二兔不得一兔”的局面,到时,外面事业得不到焦点和重心,最后难免落得众叛亲离的后果。

二、雇佣转外包,人不上班,收费维护系统:

这种方案是强交易博弈性的转换,反客为主的一招,如果能拿出来这个条件去谈,那就要做好第三种情况的准备。但其实这样也不容易,第一,在这个项目下的收入肯定会减少(无法避免的阵痛);第二,最后如何顺利转换是一个问题;第三,把系统维护脱手需要大量的开发,成本很高,也需要去议价,那有增加了谈判的难度。不过,这样的好处是,第一,保留了我在这边的积累,距而不绝,留有后路;另一方面,这样才可以正式抽身,用一个较高的高度去谈判,起码脱离这种病态的企业文化氛围。

三、完全割裂,人不留,系统荒废:

这个是下下之策,两败俱伤,但是这是必须预想的情况,收入自然变成0了,但正好割断三千烦恼丝,完全从零开始,也不亦快哉。反正啃老就啃老,起码肉还多,两年应该还够啃,如果两年都干不起来我就不该琢磨这事情了。如果没有这个情况的心理准备,我就无法进行谈判了。

从心理上说,在这种企业内外交困的时候去跟企业谈条件,好像是雪上加霜,不近人情,在我前几年还不成熟的时候或者不会,也不敢去这么做。但在这里,我看到了一个兴衰,看到了一个个人心。那些英雄也好,枭雄也好,善于战斗的,一般信奉史书;而那些治世官商、出世隐士就比较信奉儒释道之说。看来,不突破自己的小格局,难成大事。这一步必须迈出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。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

另外,我要这样做,家人承压,不过不做婆婆妈妈的考虑了,感谢我的妻子,感谢老妈,感谢老爸;我相信,老婆会支持我;老爸会理解我;老妈会帮助我。

最后一点,其实到了今年的最后时段,我也深思,黄健柏已经先走一步了,既然合作已经展开,我在这里拖拖拉拉,真的不是应该。毕竟,我觉得作为一个合作者,他比我现在的这个单位,更值得长期的信赖和付出。

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! 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。与子偕作! 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与子偕行!

如果真的要决定,我要占一个卦。


【转载请附】愿以此功德,回向 >>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huangwenchao.com.cn/2013/12/jump.html【或跃在渊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